月度存档: 三月 2010

醉酒

昨天晚饭,几个大学同学去喝酒,我想在这里记录一下醉酒时各个阶段的不同感觉。

几巡酒之后在饭桌上的时候头不晕,和同学说话的时候舌头不听使唤,有点结巴,吃饭完后,刚出饭店时,走路有点晃,意识还算清醒,还提醒同学说,绿灯了,可以过了。后来就一直在路上走着,和同学聊天,我努力控制自己让自己说话不结巴,这个时候意识已经开始慢慢的流逝,我记不得走路的整个过程,不过还清楚我的位置,在超过学校大门一小段路后,我问他们,去哪啊?回答说,KTV。之后意识更加模糊,不过到了KTV大门口,我还告诉他们到了,你们还走什么?这个时候身体还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,这个时候还给宿友电话,让他帮我关下电脑。怎么进到包厢我完全没有印象。这个时候就开始特别的晕,站不稳,一同学扶我去洗手间,不过具体已经记不得了,只有零星的画面,比如洗手间的面盆。回到包厢,坐下躺在沙发上,晕的厉害,还特想吐,我就趴在茶几上,感觉没那么还承受的住,然后就开始吐了,吐了会我又躺在沙发上,难过的感觉再次袭来,又趴在茶几上,又吐,这样反反复复几次,后来就不再躺在沙发上了,就一直趴在茶几上面,不吐了,不过很晕,我就一直趴着,慢慢的意识开始一点点的恢复,很慢很小的恢复,其间有人在唱JAY的《梯田》我起来唱了一句,又接着去趴了。离开KTV回宿舍,出来后,意识还算清醒,走路都不怎么晃了,然后翻墙进宿舍,躺在床上以后,迷迷糊糊一直到现在,现在都还不是很清醒。

明天回学校

距第一篇日志到现在又过了很长时间了,印证了天秤的懒吧。这段期间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沉迷WOW,几乎是天天在线,不过后来也玩了累了,在大四的寒假里,我完全成夜猫子了。首先是不熄灯,我就玩啊玩啊,很晚很晚才睡觉,每天11点以后才起床。这个假期太颓了。连计划的学车都米有去学。不过没有学车还有其他的原因,首先是暂住证,我的户口在学校,要在家这边学车要办暂住证,于是乎就去办了,办的过程中还去找了熟人才办好,最后就暂住在自己家了。后来听说在这边学前前后后得半年时间,然后就不去了。有点后悔这么颓,不过无所谓了,就当作是好好的修养了一段时间吧。

明天回校了,有好多事要做,毕业设计,挑战杯,某个网站等等。看来回到学校有的忙了。这样也好,恢复稍微正常一点的生活。

为所谓的并不存在的未来努力吧。